集团新闻

首家太空游公司上市:飞行票价25万美元 已有603人预定

发布日期:2019-11-14    
23C1731B0D2A91D3D56F4AFC9024220970D9C554_size97_w1080_h700.jpeg

美国当地时间10月28日,维珍银河创始人理查德·布兰森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敲响了维珍银河控股的交易钟。

这是迄今为止全球第一家、也是唯一一家公开上市的人类凯发ag太空商业飞行公司,是“太空旅游第一股”。该股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开盘价为12.34美元,随后一度上涨至12.93美元。维珍银河收盘价格为11.75美元,较建议价格下跌0.34%。

相较于大洋彼岸“太空旅游第一股”的上市欢呼,国内太空旅游市场显得冷清很多。业内人士认为,商业航天的发展程度取决于公司的创新能力及投资力度等综合因素,中国的商业航天项目还处在起步阶段,太空旅游市场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

C0EF4C98C992A5F730780BC75423348FBF4B7A2F_size47_w940_h608.jpeg

“太空旅游第一股”借壳上市

美国当地时间10月28日,维珍银河公司“借壳”公共投资工具社会资本在美国纽交所上市,交易代码为SPCE。SCH是由风险投资家查马斯·帕里哈皮蒂亚创立的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已于2017年在纽交所上市。

今年7月9日,维珍银河公司宣布和SCH合并,并创建了新的商业载人航天公司。历时3个月,10月25日,维珍银河宣布完成业务合并,由此产生的公司名为维珍银河控股。

在一份维珍银河的投资者报告书中,该公司表示,实现上市后,维珍银河初始企业价值约为15亿美元,公司预计,到2023年时太空旅行的商业运营将实现规模扩大,该公司每年将飞行270次商务太空航班,每次旅行至少搭载5名乘客,他们将在太空边缘体验几分钟失重感觉后重返地球。

在上述报告书中,维珍银河表示公司将面临巨大的市场机会,包括约9000亿美元的商业航空市场和约6000亿美元的商业旅客旅行市场。此外,该公司透露,假设2020年6月开始商业运营,预计毛利率和EBITDA利润率将在3年内分别达到约73%和46%。

据悉,维珍银河的太空航天飞行票价约为25万美元,飞行时长90分钟。目前已有来自60个国家和地区的603人缴纳了近8000万美元押金预定座位,其中包括贾斯汀·比伯、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等知名歌手或演员。

资料显示,维珍银河此前已经完成了两次飞往太空边缘的航行试飞,第一次发生在2018年12月,今年2月则承载了该公司第一位非职业宇航员的乘客。值得一提的是,这家专注于太空旅游的航天服务公司还获得了波音公司的青睐。10月8日,波音公司以2000万美元的对价获得了维珍银河1%的股份。

美国银行美林公司去年年底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未来30年太空行业的价值至少为2.7万亿美元,而维珍银河商业航班的收入,预计将从明年的3100万美元增加到2023年的5.7亿美元。

有分析指出,维珍银河最大竞争对手是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于2000年创办的私人太空公司蓝色起源,以及特斯拉CEO马斯克于2002年创办的私人航天制造商和太空运输公司SpaceX。贝索斯正争取到2024年将人类送上月球,马斯克旗下公司较少涉足太空旅游,而是更多地关注货运任务。

F48B6DE294217420E68709BFF046A9B2319FC9CC_size13_w805_h522.jpeg

中国在太空旅游领域尚无实际投资者

中国近些年也出现了诸如信威、翎客、零壹、蓝箭等私营航天公司,开始探索国内商业航天发展。2018年10月27日,蓝箭航天的“朱雀一号”在酒泉发射升空,但入轨失败;今年3月,零壹空间的首枚OS-M系列运载火箭于酒泉发射中心发射,火箭在发射后失去控制。

今年7月,民营火箭公司星际荣耀成功发射双曲线一号遥一小型固体运载火箭,由此成为国内首个发射入轨的民营火箭公司。10月,星际荣耀再次发布入轨级别液氧甲烷动力可重复使用运载火箭双曲星二号,该型火箭计划于2021年执行首次入轨发射任务。

天眼查显示,目前,蓝箭航天总融资额超8亿元;零壹空间曾于2018年8月获得近3亿元B轮融资,并在今年获得中金佳成、哈工大机器人集团、前海梧桐并购基金、招商局创投等机构投资,投资金额未披露;星际荣耀已完成6轮融资,共获得投资超7亿元。

北京未来宇航空间技术研究院公布的《2018中国商业航天产业投资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国内已注册的商业航天领域的公司有141家,其中,民营航天企业123家,占比87.2%。

报告显示,去年中国商业航天领域年度投融资总额为35.71亿元,然而商业航天项目主要集中在卫星应用和发射领域,在太空旅游领域尚未有投资者的实际投资。

其实,早在2016年10月,中国长征火箭有限公司曾表示将打造商业发射服务、亚轨道飞行体验、空间资源利用三大业务板块。在亚轨道飞行体验方面,中国长征火箭有限公司方面称,公司将针对游客的年龄、身体状况以及兴趣的不同,推出地面失重模拟训练、360度全方位VR体验、亚轨道太空遨游等不同的产品和服务。

中国长征火箭有限公司总裁韩庆平曾表示:“我们将提供亚轨道太空边缘观光、长时间临近空间、失重飞行、洲际太空旅游等服务。”中国长征火箭有限公司方面表示,公司将全面布局太空旅游的未来热点,并提供更多的文化附加产品,拓展太空经济边沿,将公司打造成集科技、文化、旅游、教育于一体的太空经济复合体。

据韩庆平介绍,将来中国长征火箭有限公司提供的太空体验亚轨道飞行套餐价格可能只要20万美元。

中国离太空旅游还有多远?

运望智库高级研究员知名航天技术专家黄志澄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目前,中国有关太空旅游的商业航天项目还没有进入实质性的操作阶段,主要原因是太空旅游项目技术难度高、资金需求巨大、发展时间长以及回报周期较长。

“以维珍银河为代表的提供太空服务的公司,发展时间在十五年以上,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成功。”黄志澄表示。

黄志澄认为,目前,国内投资者比较青睐研制小卫星、固体火箭等相对投资较少的航天项目,投资者并不一定特别看重回报的经济效益,比较看重提高公司的知名度,因此要发展中国的太空旅游事业还需要时间。

据悉,到目前为止,中国个人或投资机构的投资还只是处于几亿元的级别,同美国个人或投资机构百亿美元的大规模投资,还有很大距离。

黄志澄指出,目前,全世界航天经济的50%收入来自于电视和通信,而从长远来看,太空旅游可以成为拓展太空经济收入来源的新渠道,太空旅行成本降低可以牵涉到每个人,市场前景非常广阔。

“无论国外还是国内,商业航天的发展程度最终取决于公司的创新能力及投资力度等综合因素。从整体来看,中国的商业航天项目还处在起步阶段,太空旅游市场如何发展还有待观察。”黄志澄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为本网站转自其它媒体,相关信息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